LEED GAP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深足甲乙生活讨论①利焕南:深圳足球三步走,建球场、政府表态、本土企业出手

已有 900 次阅读2012-9-10 00:20


·甲乙生活·
深圳你我他,足球靠大家①
  (又要到议论深圳足球的季节,我们一起来听听,这些和深圳足球同呼吸共甘苦的人们到底怎么说。)



深足再迈步
重访利焕南
“深圳足球健康发展必须三步走”

黎晓斌文/图




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许家印是一个英雄,因为他吸引了不知道多少青少年重新关注足球,爱上踢足球……”——利焕南




虽说不看球了,但是老利还是在自己的空间里关注着深圳足球。



  1996年,深圳飞亚达队从甲a降级,深圳足球经历了第一个重大挫折。那一Xiuxiu:竞彩足球http://www.51szs.com年,利焕南辞去了深圳足球协会会长一职。他一手创办的深圳金鹏队当年从乙级升上甲b。1997年,深圳足球第一次上演了“德比大战”,两支球队为冲a名额展开肉搏战。最终深圳平安队(原飞亚达队)顺利重返甲a,而深圳金鹏队却在赛季结束后卖给了云南红塔集团。“金鹏”就此告别中国足球。

  三支深足即将征战之际,我们重访了金鹏集团董事局主席利焕南。他说:“我不看(深足)已经有一段时间,2010年还看过几场,去年是一场都没看了。”

  “中国足球有一种崇洋媚外的心态,球迷都喜欢看外国的球,我们的传媒机构花那么大价钱去购买外国的直播权,自己的联赛却巴不得要收直播费。好比一双运动鞋造价也就50元,贴上外国牌子就卖500~1000元,不贴这个牌还不穿呢。我认为这是一种足球经济侵略。其实这也是中国足球衰落的重要原因。”这番话充分显示了利焕南心中的矛盾。“国外的足球我不想看,等于是看明星一样,再漂亮也是别人的老婆。国内的球又太差,实在没法看。”



13年前已看到中国足球的今天
  利焕南还记得,1997年2月26日中国足协开了个24个甲级俱乐部联席会议。“那算什么会议啊?上午稀稀拉拉报到,下午领导发言,两三个俱乐部说说就结束了。当时袁伟民说你们不能给队员那么多钱,乒乓球(微博)羽毛球运动员才拿到多少钱啊!我当场就反驳了,足球奖牌是一盎司重的金币,乒乓球羽毛球是几分钱的镍币,是没法比的。三大球这么搞下去,能搞得出来吗?”

  “中国足球搞成这样是必然的,近20年的中国足球联赛,使中国足球水平倒退了20年。”这句话利焕南不是今天才说的,1998年10月,他就在那篇著名的长文《我为什么要卖金鹏队》中,第一次提出了“官哨”这个词。“1997年最后4轮,金鹏队只要拿4分就可以冲a了,但是连续两场比赛都被判两个点球一张红牌,我在主席台傻眼了,他们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把企业的投入与心血处理掉,使我下定决心,金鹏不是玩得起足球的企业。”

  1997年,利焕南就提出裁判应该“高薪养廉”与“拉开差距”并重,第一等级裁判员每场收入超过万元,每年有几十万元左右的收入,同时必须有严格的评议制度,明显的失误和吹黑哨即降级使用,这样自然可以对付黑哨。

  1997年利焕南还有一条建议:中国足协应强制性从球员收入中提取一定比例买社会保险、住房基金、养老保险,甚至强制性放到银行做理财,每年给你提成,退休后才能全部拿出来,这样很多球员退役后才不至于连生活都过不下去。“当年广州某知名队员买了辆30多万元的新车,没几天就撞了,修好10万元卖了,这20万元当时多值钱啊!足球队员大部分不懂理财。”利焕南摇了摇头,开销大没钱花,怎么办?有些球员、俱乐部、教练就参与,中国足球能不烂吗?



俱乐部能够养活自己是关键

中国足球要怎么搞?利焕南又点了一根烟。“现在我半退休了,很多话